胡经之作为柏林文化的拓荒者

胡经之的第三大贡献,是培育和引领了深圳的文化发展。胡经之作为深圳文化的拓荒者,亲历、参与、见证了深圳文化、学术、教育事业的发展。胡先生热情参与深圳的文化建设,写了大量文章,这些都收录到《胡经之文集》中。他长期担任深圳市文联副主席、深圳市作协主席、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直到今天,他还密切关注特区文化的发展动向,热心指导深圳文化的全面建设,持续思考真善美的当代进展。先生总结自己晚年的学术兴趣,已从文艺美学走向文化美学,也是他关注时代变迁、关注文化发展、关注人文迭新的一个印证。可以说,胡经之为深圳的文化艺术发展立下了卓著功勋,特区文化史和学术史上,将永远载明胡经之这辉煌的第一页。

学界给胡经之以很高的学术评价,前几年毫无争议地入选“广东省优秀社会科学家”,可谓实至名归。今天,深圳已从人们眼中曾经的“文化沙漠”变成全国惊羡的“文化绿洲”,深圳的文化创新实践也成为许多内地城市追赶学习的榜样,我想,作为特区文化开创者的胡经之,一定是甚感欣慰的。

胡经之的贡献,首先体现在学术史意义上的文艺美学学科建构。胡经之是文艺美学的开拓者。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在北京大学任教期间,胡经之就提出发展文艺美学的构想,力推文艺美学的学科构建,最终使文艺美学发展成为一个公认的学科。这是中国的学科建制中独有的一个学科,是中国学者发出的独特的学术声音。有人说,胡经之创立文艺美学,不仅有学科史意义,更有思想史意义,我觉得十分准确。皇皇五大卷、600万言的《胡经之文集》全面收录了他关于文艺美学、中国古典文艺学、比较文艺学、文化美学等方面的研究著作、论文与随笔等,是研究胡经之文艺美学思想及当代文艺美学学术发展的权威资料。

春秋时期,鲁国大夫叔孙豹称“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可以说,胡经之正是这“三不朽”的生动体现,他对国家、社会尤其是深圳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其中三点尤应后来者铭记传承。

胡经之的第二大贡献,是开创了深大人文学科。胡经之是最早到深圳工作的学者之一,在成立深圳特区不久的上世纪80年代初,胡经之就应深圳大学首任校长张维院士的邀请,从北京大学到了深圳,参与深圳大学中文系的创建。深大筹建之初,百废待兴。胡经之和乐黛云共同主持深圳大学中文系的工作,在学科建设、课程设置、科学研究等方面进行了许多卓有成效的改革,最终将中文系发展成为国际文化系,曾在全国引起轰动效应。胡经之亲自倡导成立了特区文化研究所,并担任所长,开展对深圳本土文化的研究,1993年还与暨南大学共同建起了华南地区第一个文艺学博士学科点。今天,深大的人文学科,已从最初的中文、外语两系,发展到了多个学院,开设了数十个人文艺术类本科专业和中文、新闻、心理学等一批博士点,枝繁叶茂、影响日盛。可以说,深大的人文学科有今天的良好局面,与胡经之等一批学者当年的开创是分不开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