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汉和南国社同仁在南国时期曾出版了多种《南国》戏剧期刊

2013年,在沪上一场“纪念田汉诞辰115周年学术研讨会”上,作为一名戏剧研究的后学,我获益匪浅,由此关注到田汉和南国社,并做了一些初步研究。会后参观位于上海杨浦区的国歌纪念广场和国歌展示馆,有幸结识了田汉的长孙田刚先生且留下合影。田汉先生,不仅是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词作者,更是中国现代戏剧的奠基人和领军人。

田汉和上海的关系十分密切,尤其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他留日归国,寓居上海,在沪创办的《南国》期刊,率领的南国社及其戏剧运动,在中国话剧的发展进程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田汉可谓“南国”的灵魂,而南国时期则是他一生事业蓬勃的起步期。

我最早的工作,就是做了一份“田汉和南国社”研究的文献综述。田汉和南国社的相关研究,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起就不断,近一二十年来成果尤其丰硕,涉及戏剧创作、戏剧活动、戏剧教育等多个方面,包括大量的史料发掘、整理和理论研究。可有一点缺憾的是,我在各种史料和研究著述中看到,田汉和易漱瑜夫妇起初效仿英国诗人布莱克,完全靠自己,自己编辑、撰稿、校对、出版、印刷、发行,作为“南国”第一声的《南国半月刊》,我一直未曾见过,这种仅有30页但意义非比寻常的小册子,我找了很久也不得。

关于田汉、南国社和《南国》系列期刊的研究,是“田汉和南国社”研究中一个非常有意思也很有学理价值的选题。田汉和南国社同仁在南国时期曾出版了多种《南国》戏剧期刊,存在创刊、停刊、复刊、续刊,类型有连续期刊、公演特刊、报纸副刊,还有同名现象等复杂情况,比如叫《南国周刊》一名的就有三种同名不同类的期刊。虽然对于《南国》,话剧研究者们几乎无人不晓,但恐怕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完整地看过所有《南国》系列期刊。这些文献如沧海遗珠,散佚各处,早期的《南国半月刊》现已不易得见,甚至佚失。

基于上述考虑,我开始着手以《南国》期刊为主要对象的田汉南国社话剧史料的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由于文献资料散落收藏于上海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上海戏剧学院、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京沪图书馆、资料馆,其中一些现已不能轻易见到,这个过程费时费力也不是一帆风顺,像《南国半月刊》收藏线索就非常少,十分难找。大概四处搜寻查找,又历时三年余,差不多收齐了几乎所有《南国》相关的期刊文献资料。想要了解、考察20世纪二三十年代田汉和南国社的历史贡献,《南国》系列期刊是必不可缺的一份重要文献资料。1924年1月5日,《南国》半月刊创刊,这就成为田汉“南国”事业发展的源头和南国戏剧运动的开端。田汉和妻子易漱瑜两人对《南国》半月刊一切可行之事几乎亲力亲为。半月刊涉及文艺创作、评论、简讯、通信等内容,像田汉早期最富盛名的剧作《乡愁》、《落花时节》、《获虎之夜》(未曾刊完)等都刊登其中。由上海泰东书局代售。从第二期开始,《南国半月刊》附刊《南国新闻》,“注重各种艺术如戏剧、电影,以及出版物的批评”。
可惜,《南国半月刊》在同年3月出版至第4期时,就因为精力和财力的原因停刊了。图片 1

1925年8月29日,田汉在《醒狮周报》上创办文艺副刊《南国特刊》,一度中断的南国艺术运动又重新复苏。田汉既是主编,也是主要撰稿人,在其上发表了他的《黄花岗》(第一幕)、电影本事《翠艳亲王》、《到民间去》和数篇散文、杂文。该刊拥有相当多的热心读者,后来田汉发现了《醒狮周报》的“极右倾向”,《南国特刊》出到第28期停刊,“南国戏剧运动”第二个阶段也就到此结束。

1928年田汉在欧阳予倩、徐悲鸿等人支持下创办南国艺术学院,并以学院名义重新出版《南国》期刊。《南国》续《南国》半月刊而出第5、6期,《南国》系不定期刊,因经费困难,出版这两期之后就又停刊了。

同年2-3月,田汉还主持了《中央日报》副刊《摩登》的编辑、撰稿工作,发出了“摩登”的文艺呐喊,《摩登》汇集了田汉、徐志摩、沈从文等众多文艺工作者的文章,是十分珍贵的资料。

图片 2

1929年5月,《南国月刊》又续出,田汉在《序〈南国月刊〉》中说:“由这月刊我想慢慢地发表几篇比较有自信的,比较坚实的作品。同时想慢慢地吐露一些我的和我们的文艺观,社会观”。至1930年7月,共出10期。《南国月刊》是南国社正式改组成立之后创办的一份期刊,可谓《南国》系列期刊中最为重要的部分。田汉的《名优之死》《南归》《苏州夜话》等剧作便是刊登在该刊物上的。除此,《南国月刊》还刊登了黄素、洪深、康白珊、吴似鸿、欧阳予倩等南国社重要成员的各类作品。

同年8月,因“月刊太久了,不定期刊更是‘太不定期了’”,于是《南国周刊》创刊,由左明、赵铭彝编辑,至1930年6月,共出16期。值得一提的是,在连续出版的16期《南国周刊》之前,上海现代书局还曾单独出版过一期同名刊物《南国周刊》,出版时间是1929年7月28日,是现代书局为南国社第二次公演所出的赠书,由南国社编辑,赠印1万册给观众。而早在南国艺术学院期间,一批南国社同仁于1928年9月在学校也创办了一种《南国周刊》,由陈子展负责编辑,南国书店出版,刊登艺术学院师生戏剧作品和交流,以及南国社戏剧运动情况,目前仅见此一期。

图片 3

此外,南国社几次公演时期,不仅单独出版过公演特刊,如《南国社旅京第二次公演特刊》、《摩登》第1卷第2期《南国社公演专号》、《南国周刊》第16期《南国第三期第一次公演特刊》,还曾在《中央日报》、上海《民国日报》、广州《民国日报》、《上海画报》上办过几期《南国特刊》和《南国专号》。它们与之前的《南国》半月刊、《南国新闻》、《南国特刊》、《南国》(不定期)、《南国月刊》、《南国周刊》一同构成了田汉和南国社的《南国》系列期刊。

在梳理清晰《南国》系列期刊的基础上,我陆续发表了《田汉、南国社和〈南国〉系列期刊》《田汉与〈南国〉系列期刊出版传播研究》《“南国时代”的田汉和戏曲》等论文,并对田汉的创作发表、南国社公演、南国社组织结构和人员等问题做了进一步考证研究。

时光荏苒,眨眼五年过去。今年是田汉先生诞辰120周年、逝世50周年,在赴京参加11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田汉研究会举办的“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之际,带着对田汉先生的敬意和怀念,我把这五年来所做的关于田汉和南国社的研究成果和搜集到的包括最早的《南国半月刊》在内的15种《南国》系列期刊、特刊集结付梓,编著成一部《田汉南国社话剧史料整理及研究》,作为对这位国歌词作者、杰出的戏剧家、新文化先驱者与巨匠的致敬和献礼。《田汉南国社话剧史料整理及研究》精装十卷册,其中一卷为研究集,九卷为《南国》原版期刊影印资料集,由于时间仓促,资料整理虽力求完备,也不尽如人愿,1924年出版的4期《南国半月刊》虽寻得创刊号至第3期,尚缺第4期,这是憾事。

这段研究工作经历是我和田汉先生所结的一段缘分,我也希望能够秉承田汉先生的精神,在这条学术道路上,无畏前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