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机缘使许德佑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了这么大跨度的专业转向

图片 1

在中国地质学界,许德佑的名字可以说无人不知,他是“三叠纪地层及化石”研究的先驱人物,著名的古生物学家。1908
年出生于江苏丹阳,自小便接受良好的教育,加上他天资聪颖,又刻苦勤奋,大学顺利考入复旦就读。1930年大学毕业后赴法留学,在蒙彼利埃(当时译为“蒙伯里”)大学地质系学习,1935
年获得硕士学位,同年 7
月归国,进入国民政府实业部地质调查所(后更名为经济部中央地质调查所)古生物研究室从事专业研究工作,并在国立北平研究院地质研究所兼职。此后,他不仅加入中国地质学会,参与编辑中国地质学会志,同时又兼任复旦大学史地系教授。因认真踏实的工作态度及在专业领域所取得的成绩,许德佑于
1942 年 7
月升任地质调查所古生物研究室无脊椎古生物组主任。海归、科班出身,加之自身足够努力,许德佑在地质学界的建功扬名似乎是顺理成章、情理之中的事。其实,最初的发展并不是如此。许德佑
1927
年考入复旦大学时,初读于外国语文学系,一年后转到政治学系学习,直到大学毕业,去法国留学深造时,才开始转攻地质学专业。

据许德佑的同学回忆,许起初非常爱好文学,后来才“沉下心,去蒙伯里大学地质系学习,专供古生物”。如果说从文学转到政治学尚在意料之内的话,那么从政治学到地质学的专业跨度却不可谓不大了,于是令人不由得心生好奇:是什么机缘使许德佑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了这么大跨度的专业转向?

图片 2

是因为兴趣转移吗?联系许德佑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早在大学时代,许德佑就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他曾组织复旦剧社,在报刊上发表文艺作品,参与田汉等人创办的南国艺术院,又与左明、陈白尘、郑君里等人发起成立了摩登社,并随剧社到江浙各地公演。此外,为给摩登社提供演出剧本,他还在赴法国前翻译了高尔基的《夜店》,这部译作当时因故未能上演,后由上海大东书局1947
年 4
月初版发行。即便在法国转攻地质学期间,许德佑对文艺和国际时事政治的兴趣也没有减退,于专业学习之余,仍积极阅读外国文学作品,关注国际社会时事,不仅将法国白利涡(EugeneBrieux)的《红袍》、英国斯托泼夫人(Marie
Stopes)的《续结婚的爱》等作品译介到中国,还发表了如《威廉第二被放逐后之生活》《军械商人与世界大战》《法意邦交与中欧和平》《西班牙往何处去》等一些政论性的文章。

事实上,许德佑现存于世的著、译文字中,只有三分之一是地质学的,其余三分之二均为文学作品和政论文。而从他在文艺与国际时事政治领域的专业素养及成绩来看,若非大学毕业后转换了专业,他毫无疑问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文学家、翻译家,或者是政治学家。

许德佑为什么弃文转学地质?他本人对此并没有只言片语的说明,但有研究者称,他是“鉴于当时中国的贫弱,政治腐败,遂决心放弃文学与政治,抱着科学救国的热切希望,去法国学习地质科学”。

此说不无合理性。1930
年,许德佑赴法前的中国,一面是积贫积弱、战乱频仍的惨状,一面是“北京猿人”化石的发现及古生物研究在当时国际上产生了较大影响,地质学的发展正如日东升、方兴未艾的景象
;何况,前有鲁迅昔年在日本留学时为改变国民“愚弱”的精神面貌弃医从文的例子,许德佑为“科学救国”而弃文转学地质,可谓殊途同归。

当然,另外一些相关的历史背景资料也可供参照了解。比如,许德佑与左明、陈白尘、郑君里等几位南国社的骨干成员,

“因为反对‘南国社’领导上的个人英雄主义思想作风以及演剧上的艺术至上主义倾向而宣告脱离该社”,遂自立门户,成立“摩登社”。

该社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于 1930
年初加入左翼剧团联盟。但不久后,因为成员之间的矛盾,摩登社内部发生分化,而同时又受到外部各种干涉限制,剧团的活动几近停滞。这种情况与许德佑弃文、去国的选择是否有关联?又比如,许德佑是在他二哥许德煌的“指点、帮助、支持下,选择到了法国留学的道路”,而许德煌早年曾和周恩来、邓小平等同时赴法勤工俭学,所学专业为化学,归国后从事化学领域的工作。许德佑转学地质专业是否受到了他的建议与影响?

其实,究竟什么机缘促成了许德佑远赴重洋转攻地质学,我们不得而知,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次选择不仅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也为他的悲剧结局埋下了关键性的伏笔。

1944 年 4
月,许德佑和地质调查所的同事陈康、马以思一行三人在贵州晴隆县境内进行野外地质考察时,因随身所带仪器、衣物等行李较多,兼之操外地口音,被土匪注意到,以为包裹中所装的是钱帛珠宝,于是设计将三人残忍杀害。此案震惊了地质界诸同仁,及国民政府高层,当时的《新华日报》《大公报》均予以关注报道。在上级饬令及施压下,凶手受到惩办,贵州省主席吴鼎昌也因此引咎辞职,但无论如何,也挽回不了地质学界这几颗新星的遽然殒落所带给国家、民族以及各自家庭的巨大损失。三人遗体被安葬于贵州花溪,与那里的青山绿水朝夕作伴,令后人每思及此,便无限唏嘘哀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